国语真的是北京话吗?
时间:2020-06-26 出处:文化艺术
说到我们现在的「国语」,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中华民国政府在20世纪初制定的,但国语究竟是不是当时的「北京话」?听说当时开了一个会,选择国语该是哪个语言,广东话以两票之差输给北京话,我们差一点就要以广东话为国语,这又是真的吗?首先,广东话这件事完全是不存在的都市传说。国语的制定确实有经过「投票」阶段,只是

说到我们现在的「国语」,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中华民国政府在20世纪初制定的,但国语究竟是不是当时的「北京话」?听说当时开了一个会,选择国语该是哪个语言,广东话以两票之差输给北京话,我们差一点就要以广东话为国语,这又是真的吗?

国语真的是北京话吗?

首先,广东话这件事完全是不存在的都市传说。国语的制定确实有经过「投票」阶段,只是这个投票并不是投「哪个语言」当国语,而是投「哪个字该怎幺念」,我们等等介绍。

在这之前我们先看看「国语」-如果你还记得一点国中国文,你应该记得有些诗的押韵怎幺想都不对,老师告诉你这是「入声字」,有些老师会教你用台语或客家话确认。这个「入声字」是汉语一直以来很大的特色,只是为什幺在我们国语里面全部消失了呢?

话说到大家常以为是国语的北京话-其实在清朝入关前,当地人所讲的话可能还保有入声字,只是这个时候的入声字已经摇摇欲坠。满族人来到北京后,发现许多词满语中没有,于是从北京话里头借了一堆词;另一方面,清政府-或说中国历代政府-语言政策并不激烈,所以去北京生活的满人也开始使用汉语。当时的清廷把原本住在内城里的北京人赶到城外,宫廷城内则通用还有入声的南京话当官方语言,因此,有个说法是:因为满语当中没有入声,他们讲话时,也就自然不太会发入声字的音,久而久之北京内城的「口语」就可能就因此丧失入声字了。不管真相如何,可以确定的是老北京话一直都跟台语一样,有分「读书音」和「白话音」,当时的人们在念诗词或唱戏时,还会使用保有入声痕迹的北京话念。

20世纪初期,中国吸收了日本「国语」的概念,决定订定标準语,只是决定国语的方式却有些草率-当时的「读音统一会」找了一本记载字音的字典,接着由每个省派人来,选了6500字,个别投票,得到最多票的就成为标準音,以彰「民族共同之志」。此举在现在看来简直民主地有趣,它让共通语失去了一个自然语言正常的体系;再者,使用区域较广的语言、以及委员会占较多名额的省份,在投票中佔有优势,途中南京话为主的许多语言特色也被加进来,以致于最后出现的结果是一种「似乎是北京话、但融合许多南方语言特色的『新』语言」。重点是,还保有入声!(所以是五个声调),像「白」这个字,就是念成短促的「ㄅㄜ」,其他也有一堆跟我们现在的国语不同的念法。

定好这套「标準」后,纷争还没结束。有人批评这套人工的音根本没人说,只有赵元任(一位语言学家)会说;还有一些人觉得汉字应该废掉、但拉丁字母记不了这种「融合各种特色」的标準语,他们要求要重新审定标準音。只是当时中国忙着打仗,内忧外患、局势不稳,哪管得到什幺语言。最后,就是由几个知名语言学家自己开会决定,语言学家们决定以改北方官话为基底,放弃之前的讨论结果。1928年,新的标準音出现,这次的标準音以北京音为基底,同时为了拉丁化及学习方便,删除了部分北京话的读书音,此外还有一些东西也被删除。这套新的「国语」-换句话说,便是「稍稍简化、无入声字的北京内城话」。说穿了,其实就是六个语言学家拼命开会开出来的。

国民政府来台,带着这套「新国音」一同进入台湾人的世界,随着数十年的使用,演变出现在台湾的「国语」,这个语言已经发展许多与北京话不同的特色,在讨论的时候,我们叫它「台湾华语」,以区别跟北京话、普通话的部分差异。这也是为什幺,去北京的时候,大家会跟你说北京话不一定是他们的普通话。只是,如果你细看我们这套「标準」,你会发现,所谓的「标準」和「对错」其实都只是统治手段,定下标準的立意是为了让我们易于沟通,而不是规定每个人只能「照着标準」讲话。

所以,下次遇到喜欢质疑你「念错」的字音魔人,不如拿起民初第一次审定的标準音苦笑反击:「不好意思,可以说中文吗?」

2015.01.14作者增修:谢谢下面留言各位先进的意见指教,小弟业已针对一些意见修改内文一些地方。然篇幅有限,碍读者大多为非特定背景的一般大众,加上入声字的消失未有定论,暂採省略较多的叙事方式,日后会再思索学术语言与此类文章经营之间的平衡点。

(想想论坛备注)本文原文于2015年1月13日刊载于「故事」网站(gushi.tw),经该网站与原作者授权转载,原文连结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